• 介绍 首页

    蝶與蝶

  • 阅读设置
    Chapter21
      Chapter21
      年末的最后一天他们选择相约在同学会。
      那是一个和飞各日有些相像,同样被视为新手村的聚会;但不同于飞各日的地方在于同学会的活动举办得相当频繁,主题也相当多样,特定节日时穿上指定装扮还能获得票价优惠──譬如今天,主题就是变装舞会。
      连子霆是紧张的。
      他是人生第一次「出角」,儘管充其量只是套上那件鯊鱼皮睡衣的还原度,但在便利商店套上这件鯊鱼装走到同学会门口的路上,周围那些默默投以关爱眼神的路人们总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
      林桐是紧张的。
      儘管她平常的打扮就非常地「露西婭」,甚至假发也是粉红色和蓝绿色两顶交错着戴,但当她意识到自己正在「出角」的时候,莫名还是有种难以言说的羞耻感涌上来──那是一种反向的赤裸感。
      「啊啦啊啦,这不是我们的死灵法师少女吗?」
      「啊啦啊啦,这不是我们的可爱小鯊鱼吗?」
      然后啊啦啊啦二人组立刻同时进入羞愧欲死的沉默状态,决定继续等待那位主角的到来──
      张以蝶根本不懂什么出角,什么Cosplay。
      ──不是那种真正的不懂,而是知道那个文化和自己的生活几乎没有交集,她不会对陌生的领域擅加评论,甚至如果不是学弟和学妹泪眼汪汪的攻势,她绝对不会穿上这件艷红的海贼露肚装,还配上那情色的大腿袜。
      是的,这样的裸露尺度对她而言并不算什么,但Cosplay这件事会让人很不好意思。
      也许存在一回生二回熟的可能性,但至少不是现在,不是在聚会上。
      她想要忽略聚会上其他宅宅们低语的「还原度太高了吧」、「想舔船长的肚脐」、「想被她踩……」、「你要不要过去『Ahoy!』看看?」、「想跟她出航。」等等字眼,但清楚知道自己正在角色扮演的她彷彿被注入了另一个人格似地,平常她能够毫不犹豫地用眼神和动作反击回去,但现在她甚至已经下意识地把腿夹紧、用手遮住肚脐、尽可能不让自己的乳沟太过显眼。
      「啊啦啊啦,要去拯救你心爱的学姐了吗?」
      「啊啦啊啦,你才是要压抑不住脚步了吧,说好的五分鐘放置呢?」
      啊啦啊啦毕竟是个特殊的发语词,它会不自觉地让使用者变得傲慢、立刻拥有「大姐姐」这个短暂的附加属性,而具体的表现则是说话习惯性带上一丝挑衅,翻译成中文的话约等于哼哼来哼哼去的幼稚园对话等级。
      但最后,连子霆终究还是不忍继续看着张以蝶的窘迫,一隻特别高大的小鯊鱼就这样抓着小死灵法师,默默排开人群,准确地握住张以蝶的手。
      明知道这是一场变装派对,但张以蝶还是起了大量的手汗。
      她有些不好意思,可林桐却像是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准确地抓好时机递上湿纸巾,叁隻手再次胡乱地握成一团。
      或许是今天大家都以角色扮演的模式登场,在昏暗的灯光下要贴得很近才能够认亲;又或许是叁个人那排外的气场太过强烈,这次并没有像之前飞各日一样那么多人跑过来找张以蝶打招呼。
      你无法说清楚是他们被世界孤立,还是他们将世界孤立。
      只是叁个人心中同时有个感触兴起──
      自己或许并不属于这里。
      或许有很多人很多事在这两个新手村发生,有好的也有坏的;或许有许多人已经习惯将这里变成他们的定居地点,每个月的特殊时间总是和圈内朋友有默契地约好在此相聚,在这里社交;或许依旧有那些在网路上黑到发亮的人,因为新手村相对松散的报名标准而在此享受着那无趣的狩猎……
      张以蝶擅长社交,但她并不热衷社交。
      连子霆可有可无,但他需要足够强烈的动机和理由。
      林桐想回家,想被抓着打打干干玩玩,就这样过完一年的最后一天。
      于是彼此对视一眼之后,他们甚至不愿意浪费时间换上一般便服,而是以一个神祕的Hololive专场的叁人小组模式拦了一台计程车。
      林桐叫车。
      张以蝶订房。
      连子霆负责说出那句关键的麻烦沿着前面开到某某路口放我们下来。
      就如当初一样的默契。
      或许是因为装扮太油,叁个人很顺利地滑进了房间──柜台对他们的打扮并没有太多指指点点,毕竟圣诞到跨年这个时间点总是能够看到各种奇装异服出现。
      张以蝶松了一口气。
      那种被人打量注视的目光终于消失了,刚刚在计程车上儘管路途只有五分鐘不到,但她却觉得那时间好长好慢,似乎就连司机都用异样的眼光在盯着她看。
      当然,她想多了。
      相比她的船长装扮,更多人会把目光集中在旁边那隻鯊鱼上才对。
      她本来想慢慢地喘口气,虽然是陌生的环境,但身边两人都能够让她安心且放松──张以蝶在此之前丝毫没有意识到,今天的一切其实尽在两个小贼的计算筹谋之中。
      在她拿下假发之前,在她脱下那件艷红色的衣服之前,小绿头便难已自制地压了上来,直接将她扑倒在床上。
      「吶……为什么今天会穿得那么色情呢?」
      「没有……才没有!这是你们的要求不是吗?」
      「吶……那些人看着你的大腿、色色的肚脐的时候,兴奋了吧?」
      「不是不是……学弟你快过来帮我一下,桐桐怪怪的啊!」
      然而脱下鯊鱼装的连子霆就只是带着坏笑看着她。
      更糟糕的是,他非常自然地从包包里抽出了绳子──
      张以蝶终于意识到事态有些不对的时候,林桐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出手的慾望,用那粉嫩的小嘴强硬地将张以蝶的声音堵住,身体也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地进入攻击状态,虽然是轻轻的抚摸,却是非常强烈的、情绪非常饱满的,性的意味。
      这和平时的她完全不同──即使两人在林桐宿舍过夜的时候,她通常也都是那娇滴滴的柔弱模样,顶多只会轻微反击,而不是这样的侵略模式。
      张以蝶知道他们的弱点。
      ──但反过来说,他们也各自掌握着张以蝶的弱点。
      在战前会议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将手中资料互通有无,成功建立起张以蝶的弱点分析,并深深记在脑海里。林桐此刻虽然犹如初号机一样进入病娇暴走状态,但却没有把那份资料丢掉,而是用更本能的方式表现出来。
      她一路亲,一路舔,在经过那色情度爆炸的露腰区间时还不自觉地说出「这实在太色了」,但却丝毫没有停留,一直到达大腿袜的边缘。
      她咬着大腿袜,一点一滴地往下退──大腿、膝上、膝盖……小腿,脚掌,脚趾。
      张以蝶羞怯中又带着茫然,而当她听到林桐嗅闻的声音时这份羞涩感几乎瞬间达到了顶点──
      「学妹你冷静你等等等等等,那是刚脱下袜袜的脚脚,今天虽然穿的时间没有很久,但可能还是有微微出……不行,不可以,那会有味道啊──」
      林桐充耳不闻,只专注在面前那双玉足。
      那确实和平常总是香香的她和香香的张以蝶不同,带上一些淡淡的汗味,还沾附着袜子本身独特的气味;但这样的状态反而让暴走状态的她更加兴奋,甚至当气味灌进大脑的时候,「自己正在舔弄着学姐的脚脚」这件事终于让她忍不住仰天长啸──
      拘束器,脱落了。
      张以蝶绝望地看向连子霆,但只是一个瞬间,麻绳那熟悉的触感便包紧了自己的身体。
      「对的,这个就是继承自你的……公馆超速流星真传.一秒鐘十次单柱缚。」
      连子霆推了推眼镜,似笑非笑地说道。
      「请好好享受这个夜晚……小、以、蝶。」
      这个称呼就像张以蝶的专属按钮一样。
      当连子霆联手林桐狠狠按下去的那瞬间,她的拘束器同样脱落了。
      张以蝶总是认为自己必须维持某种形象,总是觉得自己扮演的是「引路人」、「新手导师」的职位──但当两个人真正成长起来之后,她才知道自己培养的是多么可怕的两隻小怪物。
      红色的头发和蓝绿色的假发混在一起。
      连子霆挥舞着皮拍的声音和两人的喘息声又混杂在一起。
      一时之间,房间里似乎除了情色之外似乎再也不需要其他的东西──这在连子霆丢下皮拍,亲自下场加入战局之后更是如此。叁个人之间进入某种状态之后便只剩下本能,而对此刻的他们来说,去触碰、抚摸彼此的性感带,并恣意地玩弄,就是仅存的本能。
      不是学姐对着学弟学妹。
      ──更像是同龄人之间的,没有节制可言的玩乐。
      这份混乱在林桐爆料张以蝶同样有着清洁屁穴的习惯之后达到了高峰。
      衣服半脱半裸的张以蝶和林桐叠在一起,抱在一起。
      她在上面,林桐在下面──而连子霆,在她的后面。
      连子霆毫不客气地拉扯张以蝶的头发,让她整个人的身体微微曲起,硕大的乳房正好对着林桐的嘴,而乳头那传来的疼痛感更让她意识到学妹不只是舔弄吸吮,甚至还不客气地想要留下牙印。
      「小以蝶。」连子霆拍打着她的屁股。「这时候,你应该要说什么?」
      那份现实至极的羞愧感再次涌上,但当张以蝶还在犹豫的时候,身下的林桐却邪恶地伸出了她的魔手,轻轻地将那羞人的屁穴撑开,而这动作终于让张以蝶放下所有的矜持,脱口而出:
      「出、出航──」
      她抱住了她。
      他进入了她。
      在这一刻,她不需要再扮演狩猎者或是教导者的身分──
      她是小以蝶,被他肏着屁穴,被她玩弄着乳头的小以蝶。
      不知道为什么依旧不用准备期末考的叁人顺利迎来学期的结束。
      这是林桐和连子霆在合大的第一学期。
      这是张以蝶在合大度过的第___学期。
      但对他们来说,却是共度的第一学期。
      跨年夜那天的淫乱交合似乎抹平了最后一丝隔阂,儘管张以蝶一样带着他们到处跑来跑去,可学姐学弟学妹之间那个本应天然存在的鸿沟却彻底消失了,甚至有的时候是连子霆和林桐主动提出想要参加什么活动。
      ──像是在学期末的那天,在椰林大道上遛狗。
      这本应是个很好很美又很危险的计画,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
      「那年冬天,台北下了一场大雪──像是要把整个世界都染成白色的大雪。」
      「闭嘴,现在不需要你在这边偷打广告,你还是先想想该怎么应对吧。」张以蝶抱着冷到微微发抖的林桐吐槽道。
      ──那就散步吧。
      实际上台北的雪并不大,只是零星点点;但林桐的身子实在耐不了寒,这种更像是大滴雨水的雪落下来之后又会让椰林大道变得有些湿滑,如果真的要脱光衣服以犬姿前行也不是不可以,可事后感冒的话就不是什么好计画了。
      连子霆把两副链子握在她们的手上。
      没有明显的一前一后,就只是这么握着。
      链子是冰冷的,可连成线之后却变得异样温暖,像是把叁个人同时系在一起一样,没有人想要打破这缓慢的寧静和休间感──毕竟大多数人现在还在总图奋战。
      但走着走着,张以蝶突然停下脚步。
      连子霆先注意到,停了下来;而林桐也紧随其后停下步伐。
      最后在两人的注视下,她终于忍不住大声说道──
      「合大皮绳九月迎新上线囉!性感学长在线发牌,九月二十叁号一场,九月二十九日一场,这次是以线上跟实体同步直播的形式呈现,完全不用担心群聚染疫唷。」
      「……学、学姐?我们在设定中才一月底而已耶!」
      张以蝶却不管不顾,继续她那强而有力的置入:「你还在困扰找不到和自己一样喜欢BDSM的人吗?想要接触了解不一样的关係吗?网路上太多的玩法和项目是否让你看花了眼、不知道该从哪个开始才好呢?来合大吧!来合大皮绳的线上迎新吧!」
      张以蝶一口气念完这段宣传词,不等两人反应吐槽,随即在雪中放起了音乐,跟着那有些飘盪的节拍,在牵绳允许的最大范围之内,围绕着林桐和连子霆翩翩起舞。
      那不是现代舞,也不是街舞,也不是古典芭蕾。
      她只是随着音乐,踩在节拍上,轻轻地晃动着自己的身肢,把那两个人也一起带进律动的迷幻之中。
      就像起舞的蝶。
      ---
      MONDO GROSSO - 迷宫
      https://.youtube/watch?v=v56Lgevn0_4
      ---
      窝在发出来前有跟台大皮绳干部稍微聊过了,这段置入没问题,不用担心我会被抓走(?)
      关于台大皮绳迎新更详尽的消息就请大家移步到他们的专页惹,我有报名线上场。
      先跟大家说个好消息:我在处理《野火》的实体书了。等到和设计师有讨论出一个更具体的结果之后会立刻告诉大家。目前的想法是这就是我最后一次做书,或是抱着这样的心情去做,所以会认真地尽可能去回馈读者,虽然我知道这种想法很北烂啦……。
      对《野火》有兴趣的话请关注我的其他连结,或是我可能会提前放出预定表单之类。
      比较坏的消息是下一章大概会拖更久,第一是中秋、第二是我要想一下怎么加糖,虽然很清楚知道要怎么写,但毕竟进入收尾篇章还是想要更加完整。
      准备吃药吧,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