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蝶與蝶

  • 阅读设置
    Chapter23
      Chatper23
      连子霆妄想中的旖旎画面并没有发生──至少现在还没有发生。
      儘管大家都穿得很性感很辣很甜很有个人风格,各有千秋的雪花白嫩几乎让连子霆不敢将视线稍微下挪半分,但他清楚知道这样的裸露是自然而随意的。他可以看,别人也不会避讳他的目光──可如果直直盯着不放,实在是太过没礼貌也没教养的表现。
      还好他脑袋中有快速记忆的画面。
      明明不过是把项圈扣起来这么简单的动作,明明平常无论是张以蝶和林桐都不吝于在他的面前穿上各式各样的情色打扮,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她们让他的心跳得更快更快,快到他必须要稍微弯腰、拉扯衬衫的下襬去遮掩什么。
      他终究只是个才十八岁没有多久的少年。
      在缓和几次呼吸之后,在报名的大家陆陆续续走进走出,换装完毕之后,卧室瞬间安静下来,连子霆也终于不再把头低着紧盯自己的脚,而是将头抬起,固定某个微微扬起的角度。
      虽然习惯了,但他还是很害羞。
      或许是因为这次的场地是租借的,没有太多BDSM的要素;或许是因为这次的场地对大家而言是新鲜的,能在冬天换上泳装浅浅下水本就是一件挺浪漫的事;或许是因为这样的聚会本就稀松平常,没有什么需要惊讶和意外的部分……
      「这就是学姐把蛋黄酥带过来的原因吗……」看着张以蝶和林桐在厨房忙前忙后的景象,连子霆不由自主地想着。
      他本来对张以蝶这个行为感到困惑。
      到底谁会在一个充满情慾意味的地方吃蛋黄酥?别闹了,到时候灯光昏暗之下一定每个角落都充满着大量的费洛蒙才对吧,那是适合品鑑蛋黄酥的时候吗?有那时间为什么不把人绑起来打绑起来玩呢?
      但随着加热后的奶油香气飘散开来,大厅这边自动自发地聚集起一批人潮──这是真正的闻香而来。
      他以为在缚宵会看到一些嗜血的场景,像是有人被拘束起来之后嘴里一根下面一根,同时乳头和阴蒂也夹满道具,在旁观望的鯊鱼们只等着主人家点头便随时准备一涌而上,将那片慾望分食殆尽。
      结果最先被吃乾抹净的,是他们带来的蛋黄酥。
      张以蝶呈上一盘事先烤热切分的蛋黄酥.月黄的色泽带上一丝圆润,当她把盘子放到泳池畔的桌上时,一位对蛋黄酥十分感兴趣的同学说:
      「啊,好像月饼似的。」
      「我看这红豆馅料倒有些甜。」
      「要不要来玩FF14?」神威大人一边吃一边说道。
      「真像一块块绿豆糕。」一位外号叫「大食客」的同学紧接着硬要把话接下去说。
      「吃完之后你们就要推主线了吧?还差几个任务开副本?」神威大人再次说道。
      我们不禁哄堂大笑。同样一个蛋黄酥,每个人却有不同的感受。张以蝶连忙招呼着林桐把下一盘加热好的蛋黄酥再呈过来,她觉得蛋黄酥就是蛋黄酥,不论中秋还是新年,它都是蛋黄酥──尤其不可能被称为绿豆糕。
      因此,为了减少摩擦,增进和谐,我们应该……
      应该他妈的认知到这是一场战争。
      法O的蛋黄酥在这几年的蛋黄酥进化大乱斗之中声名鹊起,本就在台北法式甜点界有一席之地的它却在中式糕点的蛋黄酥大乱斗中夺得魁首──其他店家琢磨着更好的料更好的平衡,可法O却直接将西式甜点派皮的技法带进烤炉中,再加上不同于传统中式蛋黄酥以酥油揉製,大胆地使用奶油作为佐味,鲜明的口感配上丰富的味觉层次几乎已经站上了另一层高度。
      张以蝶去年中秋没买到,新年这场她终于没有错过。
      吃甜点的气氛总是和谐的──即使大家都穿得很色,但气氛依旧是和谐的。大厅这里本来採光就比较充足,空间比较辽阔,现在每个人手上半颗蛋黄酥更是让画面显得悠间而愜意。
      戏水的玩闹声穿了进来。
      顶楼的月光也倾洩而下。
      连子霆却莫名感觉到一丝丝的岁月静好──或许对他们来说,穿着打扮都只是生活中自然的一部份,而不需要刻意地去分割开来。
      他看着被蛋黄酥勾起馋虫的眾人开始传递起手机,叫着饮料和麦当劳。
      画面有些违和,却又让他觉得──
      本应如此,本就如此。
      「大家晚安,这边是〈Sub有一种sub味〉的直播特辑,我们今天在缚宵现场……」
      大厅的角落一隅,两个女生盘腿席地而坐,拿着手机和麦克风手舞足蹈地叙述着;连子霆乍看之下以为其中一位是皮克斯的忧忧真人版,仔细端倪才发现自己从顏色就完全搞错了;另一位穿着小碎花洋装,头发长直接近垂地。
      她们时不时地讲到什么互相一笑,看起来很有默契的样子。
      时间的流逝比连子霆体感得要快上许多。
      说来有些好笑,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和合大BDSM社员以外的圈内人进行如此稀松平常的间聊──儘管他并不像某个自称写作天赋为一社交天赋为百的人那么能聊甚至能够控场,但他在这方面也并非木訥到无法接话的程度,他或许没那么擅长判读人心,不过察顏观色在这种场合依旧是个强大的技能。
      特别是当大家都很好聊的时候。
      和他的想像不同,和过往在活动聚会时间聊的内容不同,大家就是凑在一起喝着饮料吃着薯条聊着天,偶尔几个合大的学长姐经过时又会很自然地聊起某某间店尚能饭否,某任校长开发出毁天灭地的超能力了没云云。
      传说中的大大师姐也来了,她一脸正经地在神威大人面前向他们献上太阳之舞黄金之舞绅士之舞莫古莫古舞,明明是游戏里面有些搞笑的舞蹈,但现在毕竟是穿着泳装毫不加掩饰的大大师姐状态,让连子霆觉得舞蹈可爱却又不敢多看几眼——而对于这段舞蹈表演,神威大人的评价依旧是:「你有时间解蛮族每日任务咕啵,为什么不推主线咕啵?」
      这对话太宅太臭,顺便偷偷广告我们在Gaia底下的Ridill定居。
      也有人认出连子霆是之前同学会打扮成鯊鯊的怪人、林桐是几乎还原本尊的小死灵法师,于是便交头接耳地说着「空peko」、「空露西」等等阿宅黑话,随后彼此相视一笑,聊起本季新番。
      当然,还是有几位姐姐们发现连子霆一本正经地聊着天却直视双眼过了头,便刻意在聊天的时候坏心眼地伸展肢体,或是乾脆让这位靦腆的小弟弟评价一下她们的打扮还有身材如何。
      对晕奶晕臀又晕腿的连子霆来说,这样的幸福实在太过暴力。
      发现这样的挑逗异常有效之后姐姐们甚至当着他的面直接进入女校模式,一边间聊一边拉拉扯扯,一下摸摸对方的屁股感叹手感真好,一下摸摸对方的胸部讚叹又大又圆──
      连子霆最后只能扶着腰退避叁舍,行至游池畔。
      林桐随后也摀着眼睛跟了过来。
      「桐桐觉得有点太刺激了……」良久,林桐才小小声地说了一句。
      「你跟学姐平常也是这样打闹好吗?」
      「不一样……不一样。你不懂啦,笨蛋白痴连子霆。」
      她嘴里骂得兇,可身体却非常自然地往他肩膀靠了过来。
      两个人就这样在月光下看着泳池的水被风吹拂成浪。
      轻轻的,小小的,映射出一片粼粼波光。
      泳池其实并不大,但这时候却莫名產生一种在看海的错觉──当你的视线只有眼前这片池子的时候,或许那对你来说便是大海。
      而大海总是能够让人平静。
      连子霆对这场聚会有着很多很多的想像,有着自己的筹谋计画,但就如同之前那些偶发性的出包事件一样,他千算万算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在这里遇见了直属的直属,而且对方还穿着全身覆盖只露出嘴巴的胶衣和他建议之后可以如何规划选课。
      他觉得这样也挺好的──直到下起了雨。
      雨势不大,但他却担心衣着单薄的林桐和张以蝶。而就在他起身准备到卧室拿外套的时候,一头显眼的白发就这么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个人亲切地向他打了个招呼:「你们……是第一次来的朋友,对吗lt;3?欢迎来到缚宵lt;3。」然后自然地握着他和林桐的手,给予一个充满温暖的拥抱。
      这幸福来得太过突然,让他和林桐就这么在雨中呆滞了几秒。
      「刚刚那个是……」
      「师祖?师公?如果从神威大人往上回推的话要这样叫吧。但会不会太没礼貌?」
      「是老师,还是叫老师吧。这完全就是为他而设立的称呼。」
      「但语尾为什么会有爱心?」
      「我想是因为老师很温暖吧,那份温柔坚定深入字里行间,让他讲话自带爱心。」
      「这也太规格外了……」
      这种教科书里的人物突然跳出来以一个亲切的姿态和你打招呼其实是有点惊恐的事情。毕竟在这之前,儘管会被算在神威一门的第叁代当中,但对于「老师」的认知却主要来自于《绳缚本事》和各大表演影片里的他。在镜头的前面,他严肃、专注,眼里只看得到绳和他的绳伴,其他一切皆为无物——可刚刚那个和蔼可亲的模样,或许本来也就是组成他的一部份。
      两人一边感慨,一边往正厅走去。
      虽然是同样的地方,但连子霆却感觉到好像有哪里不同。
      但电视上的MV依旧,还有人正在唱歌;而本就有些昏暗的灯光似乎又被关上了些许,泳池边的月光也照不进来。
      他拿出手机,依靠桌面的亮度和之前记忆的路线拉着林桐来到卧室。虽然又堆上了更多的包包和大外套,但连子霆还是清楚记得东西放在哪的,他稍微摸索,把自己的外套和林桐的外套摸了出来。
      ──但那个不对劲的感觉却愈发清晰。
      那声音是熟悉的,却也是陌生的。
      他有些狐疑地望向林桐,却发现对方张着小嘴,一脸呆滞。
      他顺着林桐的视线,往床上望去──
      那是肉体碰撞的声音。
      那是塞着口球之后却依然发情淫叫,犹如闷哼一样的呻吟声。
      床上的叁人很明显都很投入──又或者他们和她早就已经熟悉这样的场面,在这样的场合放肆地肏干或许反而更能够激起他们的慾望。
      两个男人一上一下,像是在对待肉玩具一样肏着那位身材姣好的少女──连子霆看过对方,那丰满而性感的肉体之前便已在他脑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可之前的慾望却没有此刻这么直接,这么暴力,甚至让人怀疑起她的身体真的能够接受这种折腾吗?
      显然是可以的。
      巴掌、混杂着英文的兴奋喝斥、头发被恣意地扯弄着。
      ──就如同连子霆之前所设想的画面。
      他不知道自己该留下还是离开,但这样的驻足犹豫却让床上的组合注意到他和林桐的存在,他们毫不犹豫地变换了交合的姿势,一个人继续抽插,一个人则是扯着头发要那女孩望向连子霆和林桐。
      当视线对上的那瞬间,连子霆有些慌乱地拉着林桐走出卧室。
      他读得懂那眼神的涵义。
      于是在他离开卧室的那一刻,大量的资讯涌入他的大脑。
      那些被他忽略的,被他无视的,被他扭曲的。
      有人在唱歌没错,但唱歌的人却是在每字每句间洩出一丝淫慾,毕竟这是她今天的挑战任务:一边被打屁股,一边完整唱完一首歌。
      他从中认出霏霏的身形,但靠近了才发现她正在欺负早已绑缚好的猎物,那温柔的大师姐在幽暗的微光之中似乎终于让他看见了另一面──充满着上位者威严和执行力的那一面;霏霏欺负的对象被她抱在怀里,只看得到身上的绳,和那件熟悉的小猫内裤。
      他看见桃董在试图尝试吊缚──对象依旧是那位粉红色头发的少女。
      沙发的旁边多出一截,那是人体桌子。
      大家围绕着桌子聊天,踩的是人体脚踏垫。
      那破开空间的挥击声,是鞭子的俐落。
      ──他的设想,是没弄错的。
      真正的错觉,是大厅那明亮的灯光和过于欢快的对谈气氛。
      连子霆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催促着自己,在握着自己的心脏和脑袋,让他的思绪越来越飘,让他的心跳越来越快──他甚至意识到他的阴茎前端已经因为眼前所见而兴奋得渗出了水。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但他还是拉着林桐的手往前。
      回到大厅那边,回到学姐那边……
      但回去那边,之后呢?
      他只知道灯还亮着。
      ──但他现在才知道,充足的光源,只会让人发情得更为显眼。
      不过离开片刻,不过是进去卧室拿了两件外套,世界就像是变了个样。
      可其实只是那么一句话──太过自然而已。
      缚宵不是其他有限时的活动,缚宵不像其他目的特别强烈的活动,大家就是在这边聚一聚,看看老朋友,认识新朋友;而一个人的组成当然不可能被直接分割,情慾的禁羈本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份。
      这是日常。
      于是当他回到大厅,看到就连神威大人也失去了平常那温柔到接近有些憨厚的笑容,一脸严肃的时候,他愣住了。
      餐桌的食物一扫而空。
      取而代之的,是两具被绳子纠缠在一起的女体。
      神威的脚踩在酒酒的头上。
      虽然隐隐约约好像听到有些不合事宜的句子,但连子霆的大脑已经接收了太多太多的资讯,他已经无法思考。他甚至没有注意绳子的另一头牵着的是哪位。
      ──他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认知的世界。
      直到握着林桐的那隻手,被另一隻手覆盖。
      「真是的,你要看的是这边吧……」
      ──学弟,玩弄我们吧。
      她说。
      ---
      像她们一样在花与蜜驻足,并相信自己真实地处于其中。
      ---
      之后的段落虽然还是发生在缚宵,但就会转去比较私人的镜头惹。
      所以还是要再次感谢小林跟漉露,还有这部作品客串的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