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蝶與蝶

  • 阅读设置
    Chapter25
      Chapter25
      儘管有事先说好,但张以蝶的心情仍旧复杂。
      她知道接下来才是她的回合,她知道连子霆和林桐在那一刻的同步率是私密的、是只属于他们的;她比谁都还要清楚她在这次的play中应该要扮演怎样的角色,可是那一瞬间──那个他们眼中只有彼此的瞬间,张以蝶的心还是被紧紧揪着。
      她和学妹没什么不同。
      她一样戴着肛塞尾巴、一样爬行、一样让连子霆餵食,甚至相比笨拙的林桐,她相信自己的动作和姿态会更像是一隻狗。
      可学弟的目光并不在她身上。
      在简单清理之后她便决定把时间留给两个人,既然交出了这次的信任,那就不应该让自己偶尔的吃醋击溃,对吧?
      她相信自己这次的选择,也相信自己这次的眼光。
      ──但她还是下意识地想要出来换气。
      只要一根……不,只要两根、最多叁根就好。
      在叁根菸之后,自己就会带着那份从容和优雅,充满自信地回到林桐和连子霆的面前,要学弟好好玩弄听话的学姐。
      似是因为风起,又似是因为雨滴,张以蝶的手轻轻颤抖着,明明只是点菸这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却莫名变得困难。
      火光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隻手握持着打火机,一隻手微微握拳挡风,准确地送上了她需要的热度。
      张以蝶匆匆忙忙地藉着火光点燃香菸,但还没有等她完成第一次的吸吐,那莫名让她熟悉的声音却传了过来──她在听到那句招呼的瞬间几乎立刻陷入某种恐慌和回忆,甚至连手里的菸都拿不住掉在地上。
      而对方似乎毫不意外,轻描淡写地捡起地上的菸,替她确认滤嘴没被弄脏之后把香菸夹回张以蝶的嘴里,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那动作再自然不过,就像是玩弄着家里的小猫小狗一样。
      「好久不见。」
      他语气平淡地说,根本不在意张以蝶是否能够听到。
      张以蝶是个无家可归之人。
      请不要误会,并不是无父无母天煞孤星那种状态,而是对她来说──那里不过是睡觉的地方罢了。是的,那是被其他人称之为「家」的地方,但对年幼的张以蝶来说,那里甚至不具备吃饭的功能。
      她曾经以为自己的才艺和成绩足以引起父母的注意,然而即使她穿上绿制服了,那两个人也只是冰冷地递过一份红包。
      就像每年、每月、每个生日时做的事情一样。
      张以蝶从不缺钱,但她也从来没有获得过来自亲人的爱──很久之后她才知道自己只是政治联姻的结晶,她的诞生不过是因为王国需要一个公主,而她的父亲和母亲各自有着偷情的对象──准确来说,那才是他们各自真正的对象。
      他们从不争吵。
      他们给钱从不手软。
      只是一家叁个人也从来没有过在同一张桌子吃饭。
      她就像是最精准的流水线打造出的成品一样,被冰冷的才艺课程排满,被冰冷的补习班数据排满,拿到了一张又一张的奖状,随后废纸回收也多出了一张又一张的青春期忧鬱。
      在穿上绿制服那天,她传讯息告诉自己的生父生母,从此不再补习。
      在穿着绿制服回家那天,她第一次进入了匿名的网路聊天室。
      她并不清楚网路能够带给一个青春期的少女什么,她也不知道对着陌生人倾诉这件事有多么危险,她只觉得对方「缚心人」这个暱称取得实在是很蠢,后来知道这个缚源自于对方的姓氏,同时也是负心人的玩笑之后她更是无法直视这个暱称──
      毕竟那时候她已经需要跪在地上看着对方。
      「你没有家人吗?那来当我的狗吧。」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话题是什么时候歪到这边的,只记得自己在对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语中不小心说出了许多未曾倾吐的小秘密,包括自己那不成模样的家,包括自己从小到大的某些癖好──甚至是某些性癖。
      她那时候根本完全不懂BDSM,却湿得一蹋糊涂。
      而她就瘫坐在自己弄出来的淫水上,点头说好。
      张以蝶并不是没有察觉到那些异常。
      但就如同雏鸟情节一样,她强迫自己毫无保留地去信任这个人──这个被她称呼为「主人」的男人。
      青春期少女一旦被弄出破口,那份躁动便会难以自制地狂涌而出。尤其对于被当作大小姐培养的她来说,那些指令和命令简直超越了她十六年人生以来的所有想像──比起在父母各自的公司时那些叔叔阿姨们的讨好态度,她似乎更认同在文字和声音之下失去理智的那个自我。
      所以她不在乎对方总是只能在特定的时间与她连络。
      所以她不在乎对方六日总是让她一人。
      除了课业之外,她只要抱着手机,盯着萤幕,让所有的新奇冒险发生在这4.7吋的画面就好。
      他想看她的身体,那她就拍照。
      他想要让她在学校时「交作业」,那她就到厕所录影。
      发情是世界上最简单,也是最本能的事情;就如同人饿了之后总是会需要进食一样,对一个青春期的少女来说,二十四小时都像隻母狗一样持续发情并不是一件多奇怪的事情。
      她没有参加社团,也对班上组织的所有活动兴致缺缺。
      ──因为她已经拥有一个需要她的「主人」了。
      调教的项目越来越过激,却也越来越扁平。
      张以蝶试着忽略掉那些不自然的杂音,尝试将自己溺死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之中──虽然她变得更加害怕睡眠,但至少强烈高潮之后的疲倦感能够拥抱着她入睡。
      这份情色开始侵蚀她的生活。
      或许本来还有分寸,但当她试着索求更多之后,得到的只是条列式的作业批覆。心理会不满足绝对只是因为身体没有吃饱,于是无论是课堂课间、通勤逛街、张以蝶都必须在对方需要的时候立刻成为一隻母狗,对他摇尾乞怜地献上忠诚。
      她本来还能够坚持着不见面的底线。
      但随着小船逐渐往外海漂去,小小的木板彻底成为她的孤岛──
      她终于答应对方。
      见面的那天,她依照对方的要求,把制服放在包包里。
      她能够理解──虽然她那时候还不了解制服的杀伤力,但她知道践踏制度和秩序时能够获得多大的快感,至少她自己在学校自慰时总是能够更快达到高潮。
      她上了他的车。
      没有约会,没有吃饭,而是直接驶向一间旅馆。
      她知道她的恳求换来的会是什么,但她却不在意──如果这样能够让自己更被他所需要,那这样的交换也必然是合理的。只要把身体交出去,就可以成为被他拥有的狗,这不是很划算吗?
      他的暱称并不只是个暱称。
      他的绳子是冰冷而无情的,纯粹为了剥夺对方的反抗能力而缠绕。即使当时的张以蝶对绳子没有一丝一毫的了解,但当绳子和皮肤接触的时候,那股恶意还是清晰地透过绳路传了过来。
      绑起来被玩。
      绑起来被干。
      这正是张以蝶所预期的──但当她被塞入口球,遮住眼罩之后,她突然从身上那陌生的重量和气味感觉到不对劲。
      她没有被男人压在身下的经验,但她知道那并不是他。
      她开始挣扎,但所有的挣扎和叫唤都被禁錮着。
      当身体被异物入侵的时候,她的意识也随之消散。
      直到眼罩被取下,口球被摘下。
      他穿戴整齐,冷冰冰地对她说──
      「我不碰你,这样你在我心中就永远都是纯洁的。」
      她忍住想呕吐的慾望,觉得真有道理。
      她把那天穿的制服丢进衣柜的最深处,和傅先生继续这场游戏。
      她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情就是卖淫,傅先生一开始还会稍作遮掩,但经过几次之后他便完全不避讳张以蝶的视线,堂而皇之地在她被使用完、承接完又一个陌生人的慾望之后当着她的面收下那些纸钞。
      他曾经往她这里递出一张纸钞,但张以蝶只是摇头。
      她不知道对方是真的需要这些钱还是仅仅作为一种性癖而收费,一夜成为大人的她必须要让自己更快成熟起来,她知道有些人的性癖就是将自己的伴侣培养成妓女,那是他们兴奋的来源。
      但傅先生从未解释过。
      他们的游戏随着张以蝶对性事越加熟练而升级。
      她主动提出各种项目的详细价目表,在基础之上还增加了许多不见血、不受伤的收费项目,好像那数字越大,自己就会更加被他所需要一样。
      ──而这样的异常并不能够瞒过朝夕相处的同学和老师。
      虽然张以蝶已经尽量将自己边缘化,但青春期少女们如果想要对一件事追根究柢,那直觉的敏锐度绝对不会输给长着呆毛的金发矮子──毕竟那些肉眼可见的变化实在太过明显,她们还记得入学时的张以蝶是什么模样。
      可那些关心又再次被隔绝于外。
      「不被同学和老师认同也无所谓,那些人根本不了解真正的你吧。」
      「除了我这里,你还能去哪呢?」
      他踩着她数着钱,用最温柔最轻的口气说道。
      是啊,自己还能去哪呢?
      同学和老师们的关心不过只是表面的敷衍罢了,除了同个学年、差不多的考试分数之外,自己和这些人又真的有过什么连结吗?只是刚好考上同间高中,只是刚好分在同一班而已,只是坐在隔壁桌而已……老师如果真的克尽己职的话,早就应该在家长座谈会从来没有人代表她家出席时就介入吧?
      ──你们什么都不懂。
      自己能够被使用,就是被认可的证据。
      即使只是他拿来赚钱的工具,但前提也是自己被认可为「工具」。
      那些人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家世背景而讚叹的,而是真实地沉醉于小蝴蝶的肉体,透过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喷发出他们的慾望,那种真正被认可、被需要的感受,一群高中小处女又怎么可能明白呢?
      那些男人们的情慾是真实的,自己的兴奋和淫水同样也是真实的。那些吞吞吐吐于自己的肉穴和嘴穴甚至屁穴的阴茎们,总是以热烈的硬度贯穿着身上能够被使用的地方,那样的温度和痛楚,才能够让张以蝶、才能够让以蝶、才能……让小蝴蝶──
      事件终有戛然而止的一天。
      张以蝶穿着沾上精液的制服,坐在素白的床上。
      她像是感受不到前后穴塞入的震动玩具带来的刺激、像是不在乎胸前那锁到最紧的乳夹疼痛一样,她只是双眼无神地对着社工所在的方向,自言自语地说着:
      「成为家人的话,就不会被拋弃了──即使只是他养的狗。」
      ---
      各方面都让我心情复杂的一章。
      嗯,本来没有打算要写成这样的,现在除了写成这样之外下一章还得继续。
      我知道这章有很多语焉不详的地方,但我觉得写太清楚就……有点过分,
      所以那些片段全部都是删节版,可能有些下一章会提到吧。
      因为这样我本来是想要早点更新的。
      不过不知道是季节变换还是什么因素,从上礼拜开始身体就不太舒服,这礼拜依旧;
      如果身体状况真的没办法支撑我再写一章的话只能让我先养病惹,真的很抱歉。
      我知道剧情卡在这种地方是件很坏的事情QQ
      入秋了,请大家都好好注意身体,尤其日夜温差。